云南欣晨光(大理)律师事务所
服务电话:0872-2252698
案例解析
案例解析/Welcome to our website
当前位置:主页 > 案例解析 >

股权转让侵权纠纷案

时间:2015-11-12 02:04  来源:欣晨光律师事务所   作者:欣晨光律师事务所   点击:
黄家芳诉大理三塔国际旅行社、白云松、龙胜欧
股权转让侵权纠纷案
 
[要点提示]
        本案是公司股东以股权转让侵权纠纷向公司及公司股东包括股权出让人、股权受让人提出的诉讼,但实质是公司股东资格如何确认,具有股东名义的虚假股东如何认定,虚假股东是否享有公司股东的权利。本案被大理州中级人民法院选为云南省高院及地州中级法院的观摩案件,案件的审理和判决均得到好评。
 
[案情]
原告:黄家芳
被告:大理三塔国际旅行社有限责任公司
被告:白云松
被告:龙胜欧


        原告黄家芳诉称:2003年大理三塔国际旅行社根据国家政策进行改制,由白云松、杨振军、刘鉴铃、尹榆、黄家芳、方伟六位共同出资150.6万元,注册成立“大理三塔国际旅行社有限责任公司”,各股东按我国《公司法》和国家有关法律法规的规定起草并通过了公司章程,同年8月16日以前,全体股东将各自资金(其中白云松出资76.8万元,黄家芳等其余五位股东各自出资14.76万元)共计150.6万元,全额交付公司。经大理聚诚会计事务所有限公司验资,白云松为股东代表,申请公司的注册登记,2003年9月1日,公司成立,由白云松任法定代表人,开始经营。原告作为公司的股东也参与公司经营管理活动,后来由于意见分歧,原告未能再参与公司的管理活动。今年2月底,原告收接到以龙胜欧为董事长状告原告“旅游合同纠纷”案时,才意识到公司已作重大变动,公司原法定代表人白云松于2004年3月15日收购了公司其他股东的股权,并将股权的大部分转让给了原股东以外的龙胜欧。公司也变更龙胜欧为法定代表人。原告认为:第一、公司利用造假手段炮制的原告股权转让证明,严重侵害了原告权利;第二、原告从未将自己的股权转让给任何人,原告一直是公司的股东,这一点已经大理市人民法院(2006)大民初字第190号民事判决书作出认定;第三、原告作为公司股东之一,原告不同意将公司所谓“70%”的股权转让给原股东以外的其他人,即龙胜欧。原告认为,根据法律规定,即使白云松要转让股权给公司以外的人,应经公司其他股东同意,不同意转让的股东应当购买转让的股权,现原告不同意将公司股权转让他人,并要求收购白云松出让的股权,故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1、判决被告公司的股东白云松向龙胜欧转让股份的行为无效;2、判决原告为公司其他股东转让股份的合法受让人;3、诉讼费用由被告承担。

        原告为证明其诉讼主张,向大理州中级人民法院提交了以下证据:A1、公司设立登记审核表,以证实原告为公司股东;A2、验资报告,以证实原告已足额出资;A3、大理市法院(2006)大民初字第190号民事判决书,以证实原告为公司股东;A4、公司变更登记申请书,公司变更登记审核表,以证实被告非法转让公司股份,并办理变更和注册登记;A5、股份转让协议、股权转让完毕证明、股东会议决议、支付股金的协议一组,以证实被告伪造原告签字转让股份;A6、收据五份,以证实原告实际交纳股金7万元。
 
[代理意见]

        代理人依法接受被告白云松的委托,担任其诉讼代理人,积极应诉。在经过大量的调查了解和取证工作后,代理人认为,案件的基本情况是:
        大理三塔国际旅行社有限责任公司(下简称公司)的前身是大理三塔国际旅行社,成立于1997年,是大理州旅游局下属的国有独资企业,至2002年时,企业具有国有企业职工身份的仅有白云松一人,任总经理,其余员工均为挂靠企业从事旅游经营的各部门负责人以及他们自聘的人员。2002年,根据大理州国有企业改制的要求,大理三塔国际旅行社被列为改制对象,经过法定程序,白云松与大理州财政局于2003年1月29日签订《产权交易合同》,以承担原企业的全部债权债务为条件,以25万元价款受让得大理三塔国际旅行社127,945.87元净资产,成为大理三塔国际旅行社的所有人。

        因为改制企业应当进行公司制登记,至少要求由两个以上股东共同出资,白云松为规避法律,另外鉴于大理的旅行社均为提供挂靠条件而由挂靠人实际经营运作的状况,为留住挂靠人避免外流,并为日后寻找共同出资人留有余地,就把挂靠人中几个经营业绩较好的虚假登记为公司股东,黄家芳当时在大理苍山旅行社挂靠经营,因表示愿意到公司挂靠,也被白云松虚假登记为股东。白云松自行制作了公司章程和出资协议书,伪造挂靠人的股东签名,自行筹资150.6万元办理了验资手续。所有的五个挂名股东没有任何的出资。此后,公司以实际出资人白云松和五名挂名的虚假股东登记的情况延续到2004年3月,由于公司流动资金严重不足,经营状况持续下滑,长期从事旅游产品经营的龙胜欧经与白云松协商,愿意向公司出资成为占公司70%股权的股东,另向公司投入一千万以上的资金作周转,双方签订了《股权转让条件备忘录》。白云松即着手办理向龙胜欧转让股份的事宜,召集五名挂名虚假股东开会,黄家芳因拖欠公司款项经几次通知不到会外,其余四名挂名股东于2004年3月15日签订了形式意义上的股东会决议,完成了将挂名占有的各9.8%的股权转让给白云松的形式要求,黄家芳的签名则通过伪造后,由公司工作人员完成了公司股权转让和法定代表人的变更登记。龙胜欧成为公司股东后,向公司注入大量资金,公司很快恢复活力,业务发展很快,市场份额几乎占到大理旅游市场的一半。

        黄家芳在公司成立之后才实际到公司挂靠经营,至2004年1月就离开公司另到大理中国国际旅行社挂靠,并受聘为该公司总经理。因其在公司挂靠期间拖欠公司垫付款项126,338.03元多次催讨未果,公司于2006年2月以旅游合同纠纷将其诉至大理市人民法院,案件判决黄家芳偿还公司90810元,判决中有涉及黄家芳是公司股东的内容,判决后黄家芳未履行义务。

        综合上述情况,代理人就本案向大理州中级人民法院提出答辩,认为:原告黄家芳是一个由于白云松和公司在工商登记等形式上虚假登记为股东而具有股东名义者,其实际上根本不具备大理三塔国际旅行社有限责任公司的出资者地位,完全是一个挂名的、虚假的股东,不但在公司设立前后没有任何时候的出资,甚至于在公司注册登记时都不知道公司章程和出资协议书的内容,而且仅在公司挂靠经营五个月后就擅自解除挂靠离开还拖欠公司款项,另外,龙胜欧向公司出资并成为公司股东的事实在旅游行业内人所众知,黄家芳则早在两年多前的变更时就已知晓。所以,黄家芳的行为已充分表明其从未将自己视为公司的股东,也知道自己不是公司的股东,公司成立至今,既未享受过股东权利,也未履行过股东义务,根据无资格对公司和白云松主张股东权利,其是为泄愤而恶意提起本次诉讼。白云松和公司虽然在企业改制后的公司设立登记中及以后的变更登记中有违反公司登记管理的过错,但黄家芳不应该因此取得公司股东地位并享受股东权利,况且白云松和龙胜欧在后的行为也使和公司满足了公司设立的实质要求,交易安全、市场秩序和社会稳定应当得到法律的保护,请求人民法院确认黄家芳是公司设立时的虚假股东,不承担股东义务,也不享受股东权利,驳回其全部诉讼请求。

为支持我方答辩主张,向大理州中级人民法院提交了下列证据:


        C1、经营许可证、三塔改制方案的请示、三塔深化改革实施方案的请示和批复,以证实三塔公司仅有国有身份职工白云松一人及企业改制情况;C2、产权交易合同,以证实白云松以承担企业债权债务方式,有偿受让三塔旅行社;C3、三塔公司章程、出资协议书、验资报告、银行进帐单二份,以证实白云松为公司实际股东和出资人,其余人员为挂名股东,也未实际出资;C4、黄家芳领用餐、门票记录、签单结算单、大理市法院(2006)大民初字第190号民事判决书、开庭笔录和询问笔录,以证实原告与三塔公司系挂靠关系,在挂靠期间原告拖欠公司款项发生诉讼;C5、法人授权委托书、聘书、经营协议书,证实原告自2004年1月起在大理国旅挂靠经营,并任公司经理;C6、股权转让条件备忘录、股权转让的协议、股权转让协议六份、公司变更登记申请、章程修正案、出资证明书、以证实白云松为完善公司机制、摆脱困境,与龙胜欧达成股份转让协议及公司变更登记的情况;C7、申请传唤了证人杨振军、尹榆、邓君至庭作证,以证实公司的实际出资情况、除白云松以外的股东均为挂名股东,未实际出资的情况、公司开具给原告及证人的单据虽写为股金,但实际为各自经营中应交给公司的门票、餐票的费用,并非入股的股金。
 
[审理]

        本案争议的焦点在于:1、原告是否是公司的股东;2、被告白云松与被告龙胜欧之间的股份转让协议是否有效。
        案件审理中,被告大理三塔国际旅行社有限责任公司辩称:公司原属国有企业性质,有职工白云松一人,改革中被其所购,其余五位系公司的虚假股东,未真正出资,也未享受公司股东相关权利义务,公司在龙胜欧受让股权成为公司股东后才成为真正的有限责任公司,置备了股东名册,向股东出具了出资证明,故原告不具备公司股东资格,请求驳回其诉讼请求。
        被告龙胜欧辩称:公司是独立法人,其购买的是三塔公司股东白云松的股份,购买股权后已严格按《公司法》规定办理公司法人及股东变更手续,公司已向其出具出资证明书、置备了股东名册。其已按照协议实际投入公司资金1000万元,使公司经营步入正轨,经济效益越来越好,因此,股份转让手续及程序合法,原告请求不能成立。
        一审法院查明:三塔公司原是大理州旅游局下属的国有独资企业。2003年大理三塔国际旅行社根据国家政策进行改制,由白云松承担该企业债权债务方式受让大理三塔国际旅行社127,945.87元净资产,成为大理三塔国际旅行社的所有人。企业改制后在公司登记中,《公司法》规定注册成立公司要由两个以上股东共同出资,被告白云松因未找到共同出资人,为规避法律,将已挂靠在其名下经营旅游业务的刘鉴铃、杨振军,尹榆、方伟、黄家芳以股东名义自行制作了公司章程和出资协议书,并在公司章程和出资协议上伪造了他们的签名,向工商机关申请登记“大理三塔国际旅行社有限责任公司”,公司经大理聚诚会计师事务所有限公司验资,注册资本为150.6万元,被告白云松出资76.8万元,刘鉴铃、杨振军,尹榆、方伟、黄家芳各出资14.76万元,而注册资金实际由被告白云松出资,分两笔汇入公司帐户。公司成立后,因股东未实际出资,公司未向五个挂名股东签发出资证明书,也未置备股东名册。2004年3月11日,公司流动资金严重不足,被告龙胜欧与被告白云松协商签订《股权转让条件备忘录》,被告白云松通知五名人员到会,除原告黄家芳外其余四人均到会,被告白云松办理了挂名的各9.8%的股权转让手续,由被告龙胜欧出资30万元购买白云松在三塔公司的70%股权105.42万元,之后公司向工商局办理了法定代表人和股东变更登记。原告黄家芳因拖欠三塔公司旅游景点门票费用,双方发生诉讼,大理市人民法院作出(2006)大民初字第190号判决书,同黄家芳偿付三塔公司景点门票费用90810元。
 
[判决]

        大理州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股东资格是投资人取得和行使股东权利并承担股东义务的基础,作为公司股东资格应具备:公司章程上被记载为股东并在章程上签名盖章,投入章程中承诺的资本,实际履行了出资义务,在工商登记中列为股东,取得公司签发的出资证明,被载入公司股东名册,在公司中享有资产受益、重大决策和选择管理者等权利,即股东应在公司章程中记载,并参与公司章程制定和在章程上签字,按章程规定交纳应出资金之后向工商登记,从而享有公司的权利义务,本案中原告黄家芳虽在公司章程和工商登记上载明为股东,但其实际未按公司章程的规定验资源共享时限内交纳出资,公司章程上签名也不是其签名,也不能提交验资当日出资证明和公司出具的出资证明,公司出具出资证明是作为股东的关键凭证,该公司章程第十二条规定“凡持有本公司出具的认缴出资证明为本公司股东”,公司成立后原告及其他四位挂名股东均未按公司章程享受股东权利参与公司分红,均未取得公司出具的出资证明和公司置备股东名册记录,原告提交交纳股份单据经证人证实是经营费用,且双方因经营款项发生诉讼经大理市人民法院判决,该诉讼是经营款项不是双方股东身份诉讼,不能证实原告股东资格,故本案中原告未实际出资,公司章程上未签字,也未取得公司出具的出资证明和未实际在公司享受股东权利(未参与公司分红),只是被告白云松在公司登记时为规避法律规定,作出的挂名虚假股东,该股东在公司中不应享有实际股东的权利义务,故原告黄家芳不具有大理三塔公司的实际股东资格,原告主张依法不能成立。被告白云松对自己股权依法进行转让并办理相关变更登记,是对自己权利作出处分,故白云松与龙胜欧股份转让行为合法有效,原告所诉的股权转让侵权理由不能成立,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第十九条第三项、第二十二条第二款,《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之规定,判决驳回原告黄家芳诉讼请求。
        案件宣判后,原告向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在案件二审期间,原告自愿撤回上诉,一审判决已发生法律效力。
 

案例编写人:云南欣晨光律师事务所大理分所章光柱律师
(系本案被告白云松的诉讼代理人)
                                    
 

服务电话

0872-2252698


Copyright © 2015-2028 云南欣晨光(大理)律师事务所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九易科技   备案号:滇ICP备15007053号

滇公网安备 5329010200044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