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欣晨光(大理)律师事务所
服务电话:0872-2252698
案例解析
案例解析/Welcome to our website
当前位置:主页 > 案例解析 >

从地狱到人间——对一件故意杀人案的成功无罪辩护

时间:2015-11-12 02:24  来源:欣晨光律师事务所   作者:欣晨光律师事务所   点击:
从地       
——对一件故意杀人案的成功无罪辩护
作者:施甘澍
        一件案情扑朔迷离的杀人案,一个已被投入看守所羁押长达七年的“准死囚”,一个指定辩护律师的出现,一份迟到的无罪判决书,构成了我们今天的这个故事。

【案情简介】  2000年6月1日,大理白族自治州人民检察院以州检刑诉字(1998)第261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白××犯故意杀人罪,向大理白族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大理州人民检察院指控:1992年被告人白××劳教释放回家后,通过其姐认识了被害人李××。同年10 月4日,李××在大理州水泥厂白××住处被杀害后,被告人白××到大理市金星村口请人力三轮车夫胡某到其住处,将事先用麻袋包好的李××的尸体拉到黑龙桥西边抛入河内,逃离回家,后被公安机关抓获。被告人白××因本案于1993年11月8日被大理市公安局刑事拘留,1993年11月18日经大理市人民检察院批准逮捕,1993年11月23日执行逮捕后一直羁押于大理市第一看守所。

【接受委托】  法院受理本案后,鉴于案件的复杂特殊性以及相关法律的规定,依法指定了在当时的云南滇西律师事务所(现云南欣晨光律师事务所大理分所)执业的笔者担任其辩护人,出庭为其辩护。作为一名指定辩护人,根据以往的工作经验,对于这样罪大恶极的故意杀人案,不外乎按照法定程序,出一下庭,简单的为其作一下辩护;但是,自从认真的看过从法院复印来的案件卷宗材料以后,笔者对本案的看法一下子发生了急剧的改变。初略的从案件的诉讼程序上看,拘留、逮捕、羁押的时间就存在严重的违法性!程序权利都不能得到保障,何来实体权利的保护?另外,通过进一步的阅卷,不难看出,本案的主要在案证据相互之间存在严重的矛盾,仅凭公诉机关的现有证据很有可能定不了被告人的罪,到此,笔者的神经不觉为之一振,本案应该是一件有得为之一辩的好案!

【出庭辩护】  2000年7月5日,鉴于被告人白××的身体原因,大理州中级人民法院在大理市看守所开庭审理了本案。

        庭审过程中,公诉机关围绕着对被告人犯故意杀人罪的指控,当庭宣读和出示了下列证据:1,证人洪某的证言;2,现场勘验笔录及照片;3,尸体检验报告及照片;4,证人李云某的证言;5,证人李玉某的证言;6,证人胡某的证言及辨认笔录;7,1993年7月9日对被告人白××住宅的现场勘查笔录及照片;8,昆明医学院法医学鉴定书;9,大理州、市公安局刑事科学技术鉴定书;10,证人白某的证言;11,证人赵某某的证言;12,被告人白××归案初期供述;13,此外还有焦某某等六人的证言。

        针对公诉机关的上述指控证据,被告人白××当庭辩解其与被害人无冤无仇,未杀害被害人,曾供述的杀人行为是虚假的。作为其辩护人的笔者也认为:本案基本事实不清,指控证据不足,证据之间互相矛盾,不能形成证据锁链,要求对被告人作无罪宣判;理由主要为:1,白××有罪供述的杀人手段与被害人的伤痕及死因互相矛盾;2,搜查、现场勘验笔录及扣押清单均未反映有物证,有关鉴定的提取程序不合法;3,证人胡某的证言中,涉及运尸的时间、路线及租车人的衣着与其它证据存在矛盾;4,白××无作案动机,控方也未提供证实白××勒、捂被害人致死的证据。

        经审理,法庭认为公诉机关虽指控被告人白××犯故意杀人罪,但起诉书上未指控白××杀死李××的具体行为,经庭审调查也未能查明;同时,围绕控辩双方的举证、质证,经过对在案证据进行分析和认证,法庭同样认为控方提供的证据在取证程序上及与在案其它证据之间存在不足和矛盾,因此,证明被告人白××故意杀害李某某的基本事实不清,基本证据不足。

【判决结果】  综上所述,大理州中级人民法院认为,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白××犯故意杀人罪,虽当庭提供了证据,但指控证据不能形成证据锁链,不能证实被告人白××在主观方面有杀害被害人的犯罪故意,在客观方面实施了杀害被害人的行为,且在案证据之间存在矛盾。因此,指控被告人白××犯故意杀人罪的犯罪构成要件不具备,公诉机关指控的罪名不能成立,不予支持;辩护人的辩护意见符合法律规定,可以采信!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六十二条(三)项之规定,判决如下:被告人白××无罪。判决后,公诉机关未提出抗诉,被告人得以无罪释放。

【案后思考】  通过法庭审理,笔者的无罪辩护工作,被羁押了将近7年的被告人白××终于盼来了公正的判决,走出了监狱的大门。出狱后的第一时间,被告人来到律师事务所,跪拜在笔者脚下,泪流满面的说到:“谢谢,谢谢!真的感谢!我真的是从“地狱”又回到了人间!”看到这情这景,笔者却一点也高兴不起来;是的,从本案的辩护工作来讲,笔者是尽到了一个合格的法律工作者应尽的职责,并且也取得了巨大的成功,但是,透过案件,也使我们清楚的看到了某些司法机关在刑事办案过程中存在的违法违规行为;同时,直到今日也不能将真凶绳之以法的结果也让笔者感到深深地遗憾。


        本案的成功,笔者个人认为这得益于尊敬的人民法官对我国刑事诉讼法中“无罪推定原则”的深刻理解,借此也表示崇高的敬意!1996年,全国人大常委会对《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作了重要修订,吸收了无罪推定等先进思想,确立了疑罪从无的处理原则,它在我国刑事司法史上具有划时代的重大意义。但是,“无罪推定”原则的贯彻,要求我们的司法人员亟需转变陈腐落后的思想,加强对无罪推定原则的学习和认识,要将疑罪从无规则从法律规定层面提高到法律意识层面上来,不断更新司法观念,增强现代法制意识,树立人权保障理念,真正体现法律的人道主义精神。
最后,让我们都来记住这句话:“大家都看见了辛普森沾满鲜血的手,但法律却不能说看见!”
 
 
作者:云南欣晨光律师事务所施甘澍律师    2009年7月
注:(此案例收录在《法治政府建设·律师法律服务经典百案汇编》2010。10)
 

服务电话

0872-2252698


Copyright © 2015-2028 云南欣晨光(大理)律师事务所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九易科技   备案号:滇ICP备15007053号

滇公网安备 5329010200044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