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欣晨光(大理)律师事务所
服务电话:0872-2252698
案例解析
案例解析/Welcome to our website
当前位置:主页 > 案例解析 >

农民工务工受伤致残,维权道路艰辛,二审法院确认残疾辅助器具费可获终身赔偿

时间:2015-11-12 02:24  来源:欣晨光律师事务所   作者:欣晨光律师事务所   点击:
农民工务工受伤致残,维权道路艰辛,二审法院确认残疾辅助器具费可获终身赔偿
 
        2007年2月23日,农民工施永智在云南乾琨商贸有限公司开办的由李金勇承包的漕涧二选厂打工,因生产机械发生故障,导致施永智右上肢受伤,经鉴定确定为三级伤残。施永智在治疗出院后,对赔偿事项经协商无果,于2008年1月7日以云南乾琨商贸有限公司、云龙县鸿信矿业有限责任公司、李金勇为被告,向云龙县人民法院提起人身损害赔偿诉讼,提出诉讼主张:1、残疾赔偿金161120元;2残疾辅助器具费308044元;3、后续治疗费2500元;4、住院伙食补助费2250元;5、误工费8370元;6、护理费7160元;7、营养费5000元;8、鉴定费2500元;9、医疗费461元;10、车费2407元;11、住宿费1010元;12、赡养费15372元。共计516194元。

       案件一审经云龙县人民法院开庭审理,确认的案件事实是:2006年12月开始,原告施永智在被告李金勇与被告云南乾琨商贸有限公司承包的漕涧二选厂打工。在原告上岗之前,未经过安全生产和操作流程的培训。2007年2月24日凌晨3时左右,因机械发生故障,在处理过程中,原告受伤。原告受伤后被送往漕涧卫生院急救,并于当天转到保山市人民医院住院至3月20日,同年5月16日再次到保山市人民医院进行第二次手术至同年6月16日出院。原告住院期间的医药费已由被告李金勇与被告云南乾琨商贸有限公司支付 。原告出院后,经云南鼎丰司法鉴定中心鉴定为三级伤残。经云南省假肢矫形康复中心司法鉴定:建议原告施永智安装国产普通型假肢,价格32005元。原告施永智在被告云南乾琨商贸有限公司承包的漕涧二选厂(由被告李金勇承包)打工期间,月收入为800元。原告为此已实际支付交通费2407元和住宿费1010元。

        一审法院认定:一、关于由谁承担民事责任的问题?原告施永智虽未与被告云南乾琨商贸有限公司签订书面劳务合同,但是在被告云南乾琨商贸有限公司生产劳动过程中受伤的,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零六条第二款“公民、法人由于过错侵害国家的、集体的财产,侵害他人财产、人身的应当承担民事责任”和第一百一十九条“侵害公民身体造成伤害的,应当赔偿医疗费、因误工减少的收入、残疾者生活补助费用”的规定,被告云南乾琨商贸有限公司应承担民事赔偿责任。被告李金勇与被告云南乾琨商贸有限公司之间的承包关系属另一法律关系,被告李金勇在本案中不属于赔偿义务主体,不承担民事赔偿责任。被告云龙县鸿信矿业有限责任公司,系独立法人,与本案无关,不应承担民事赔偿责任。二、关于原告是否有过错,能否减轻赔偿义务人责任的问题?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安全生产法》第二十一条“生产经营单位应当对从业人员进行安全生产教育和培训,保证从业人员具备必要的安全生产知识,掌握本岗位的安全操作技能的规定,被告云南乾琨商贸有限公司未对原告进行安全操作技能培训,未履行法定义务,存在过错。本案中没有证据证实原告经过安全操作技能培训后违反流程管理,错误操作的实施,不存在过错,不能减轻赔偿义务人的责任。三、关于原告诉讼请求赔偿项目和计算标准能否全部支持的问题?1、残疾赔偿金按城镇居民还是农村居民标准赔偿的问题?原告施永智系农村居民,且经常居住地和主要收入地来源在我县漕涧镇云南乾琨商贸有限公司二选厂仍为农村,故应按上一年度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2250元的标准计算,予以支持;2、残疾辅助器具费如何确定的问题?残疾辅助器具SJ32型三自由度肌电手属国产普通型假 肢,被告的辩解意见“不属于普通型假肢”,没有证据证实。本院不予采纳,但由于没有配制机构关于赔偿期限的具体意见,无法确定,目前只能按安装一次的费用予以支持;3、后续治疗费2500元,有证据证实,予以支持;4、住院伙食补助费参照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出差补助标准即15元/天×56天×2人,予以支持;5、误工费按月收入800元从受伤之日2007年2月24日起计至定残之日2007年11月4日,予以赔偿;6、护理费根据护理人员的收入,按原则为一人,即30元/天×56天,予以支持;7、营养费参照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出差补助标准即15元/天×56天,予以支持;8、鉴定费按有证据证实的900元,予以支持;9、医疗费因没有证据证实医治费用与本案伤害的结果存在因果关系,本院不予支持;10、交通费按有证据证实的2407元,予以支持;11、住宿费按有证据证实的1010元,予以支持;12、赡养费因没有被扶养人丧失劳动能力的证据,本院不予支持。

         一审法院判决:一、由被告云南乾琨商贸有限公司赔偿原告施永智残疾赔偿金36000元;残疾辅助器具费32005元;后续治疗费2500元;住院伙食补助费1680元;误工费6670元;护理费1680元;营养费840元;鉴定费900元;车费2407元;住宿费1010元。共计85692元。二、驳回原告施永智对被告云龙县鸿信矿业有限责任公司赔偿的诉讼请求;三、驳回原告施永智对被告李金勇赔偿的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2130元,由被告云南乾琨商贸有限公司负担。

        原告施永智接到一审判决后,不服一审判决,二审重新委托律师向大理州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了上诉,我在接受案件后,认真了解了案件情况,并查阅了全部案卷材料,收集了新的证据,结合一审已经查明的事实,依据法律规定提出了两项上诉理由,一 是关于残疾赔偿金是按城镇居民还是农村居民标准赔偿的问题;对此为上诉人向二审法院提交了三份新的证据,证明上诉人施永智被上诉人云南乾琨商贸有限公司的公司前就在云龙县康亚华有限责任公司及云龙县金桥园宾馆工作,上诉人在务工期间与其他所有工人一样同工同酬,全部生活来源靠打工的工资收入维持,生活消费均按云龙漕涧镇的城镇居民水平支出。一审法院认定,漕涧镇云南乾琨商贸有限公司二选厂仍为农村没有任何法律及事实依据,根据最高人民法院(2005)民他字第25号民他地25号《经常居住地在城镇的农村居民因交通事故伤亡如何计算赔偿费用的复函》规定,上诉人施永智虽然是农村户口,但其经常居住地和主要收入来源地均为城镇,有关损害赔偿费用应当根据当地城镇居民的相关标准计算。二 是关于残疾辅助器具费如何确定的问题;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26条规定,“残疾辅助器具费按照普通适用器具的合理费用标准计算。伤情有特殊需要的,可以参照辅助器具配制机构的意见确定相应的合理费用标准。”“辅助器具的更换周期和赔偿期限参照配制机构的意见确定。”根据上述规定,上诉人已提供了云南省假肢矫形康复中心司法鉴定所的《鉴定证书》及《补充说明》两份证据证明了残疾辅助器具费赔偿的期限和计算标准,证据证明需安装国产普通型的假肢型号及合理费用,并且明确了该型号假肢正常使用的期限为5年,也就是说该辅助器具的更换周期是5年一更换。上诉人现在才22岁,按照国家统计,目前中国人口的平均寿命为65.62岁计算,结合鉴定机构确定的假肢使用年限,上诉人共需要更换8.8次假肢。一审法院仅支持一次假肢安装费用即不符合情理也不符合法律规定。

        被告云南乾琨公司也提出上诉,请求撤销原判第一、三两项,驳回施永智对该公司的诉讼请求。其主要上诉理由是,本案应由施永智的雇主李金勇对其承担赔偿责任,上诉人与施永智没有任何法律关系,不是本案的适格主体,不应承担赔偿责任;云南省假肢矫形康复中心出具的鉴定结论不合法,不能作为认定事实的依据。原审认定事实错误,适用法律不当。

        二审大理州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后认为,2007年2月24日,上诉人施永智在上诉人乾琨公司所属的漕涧二选厂打工时,因机械发生故障致伤,造成施永智为三级伤残的损害后果。在案证据证明,施永智与乾琨公司虽未订立书面的劳动合同,但施永智是在为乾琨公司从事生产劳动中受伤,且乾琨公司对施永智没有进行安全操作技能的培训,故乾琨公司对施永智的损害后果负有不可推卸的民事赔偿责任。乾琨公司上诉称本案应由施永智的雇主李金勇承担赔偿责任,其与施永智没有任何法律关系,不是本案的适格主体,不应承担赔偿责任,请求驳回施永智对其的诉讼请求。对这一上诉主张,乾琨公司在一审、二审中均没有举证证明施永智与被上诉人李金勇之间存在雇佣关系,乾琨公司的上诉理由无事实和法律依据,其上诉请求不成立,不予以支持。上诉人施永智在一审、二审中均没有提供由公安机关出具的有效证据以证明其系城镇居民的事实,故施永智上诉称其虽是农村户口,但其经常居住地和主要收入来源地均为城镇,有关损害赔偿费用标准应据城镇居民的相关标准计算的主张无充分有效证据证明,施永智的这一上诉请求不成立,不予以支持。一审判决按照农村居民计算赔偿数额正确合法,予以维持。本案中,上诉人施永智已提供了云南省假肢矫形康复中心司法鉴定所的《鉴定证书》及《补充说明》两份证据证明其残疾辅助器具费赔偿的期限和计算标准,一审判决只支持一次的残疾辅助器具费属适用法律错误,本院依法予以撤销。上诉人施永智称其已提供证据证明了残疾辅助器具费赔偿的期限和计算标准,一审法院仅支持了一次假肢安装费即不合情也不合法,请求改判的主张有事实和法律依据,其上诉理由成立,予以支持。上诉人乾琨公司称云南省假肢矫形康复中心出具的鉴定结论不合法,不能作为认定事实的依据。就该项上诉请求,上诉人乾琨公司没有举证证明云南省假肢矫形康复中心出具的鉴定结论程序违法或鉴定人员没有从业资质的法定情形,故上诉人乾琨公司的该项上诉请求不成立,不予支持。据此,上诉人施永智的残疾辅助器具费为:[(70岁-22岁)÷5]×32005元=307248元。综上,本院认定上诉人乾琨公司依法应赔偿给上诉人施永智的各项费用为:残疾赔偿金36000元、残疾辅助器具费307248元、后续治疗费2500元、住院伙食补助费1680元、误工费6670元、护理费1680、营养费840元、鉴定费900元、车费2407元、住宿费1010元,共计360935元。综上所述,一审判决程序合法,认定事实清楚,但适用法律错误。

         二审人民法院判定:一、维持云龙县法院(2008)云民初字第8号民事判决第二条、第三条,撤销第一条。二、由上诉人云南乾琨商贸有限公司赔偿给上诉人施永智残疾赔偿金36000元、残疾辅助器具费307248元、后续治疗费2500元、住院伙食补助费1680元、误工费6670元、护理费1680、营养费840元、鉴定费900元、车费2407元、住宿费1010元,共计360935元。限本判决生效后三十日内一次付清。

        至此,案件通过两审终审,虽然施永智的诉讼主张没有得到人民法院的全部支持,但值得欣慰的是,二审人民法院纠正了一审适用法律的偏差,在残疾辅助器具费的确认上严格依法办事,确认了残疾辅助器具费可获终身赔偿,切实的维护了农民工的合法权益,二审代理律师得到了当事人的认可。

        在判决生效且确定的履行期限届满后,被告拒不主动履行义务,原告依法向一审法院提出了强制执行申请,但未得到执行。在执行期间,云南乾琨商贸有限公司又向云南省人民检察院提出申诉,二00九年四月七日,云南省人民检察院以“李金勇应作为本案的赔偿义务主体,承担相应责任”。向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提出抗诉。二00九年四月十三日,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裁定指令大理州中级人民法院另行组成合议庭对本案进行再审。二00九年九月十五日大理州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再审了本案,在审理过程中人民法院多次组织调解,原告施永智考虑到从治疗出院到现在,已不能像正常人一样工作,也无法回家务农,由于至今没有得到任何的赔偿,生活仅靠亲戚朋友资助维持生活。从提起诉讼至今已经有两年半的时间,在调解过程中,被告云南乾琨商贸有限公司承诺在十日内一次性付款,为了能够尽快及时的拿到赔偿,原告施永智作出了大幅度的让步,于二〇一〇年五月二十八日达成调解,大理州中级人民法院民事调解书确认:一、由申诉人云南乾琨商贸有限公司在2010年6月10日前赔偿给被申诉人施永智赔偿金、残疾辅助器具费、后续治疗费、住院伙食补助费、误工费、护理费、营养费、鉴定费、车费、住宿等费用共计人民币22万元。二、一、二审案件受理费由云南乾琨商贸有限公司负担。

        原告原以为通过调解,这件事就此了结,但让人遗憾的事再次发生,云南乾琨商贸有限公司不讲诚信,不仅欺骗原告,同时也欺骗了人民法院,仍然不履行调解书确定的义务。为此,原告又再次向一审人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目前案件仍未得到执行。
 
 
案例提交人:云南欣晨光律师事务所
李天明  律师
二〇一〇年八月十八日
 
 

服务电话

0872-2252698


Copyright © 2015-2028 云南欣晨光(大理)律师事务所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九易科技   备案号:滇ICP备15007053号

滇公网安备 53290102000448号